“我明天就准备去外地打工,想来见见你。你说我脾气急、爱冲动,克制不住自己会出大事。这些年来,我越来越觉得你看得准、说得实在。如果不是你当初这番话,我真有可能弄出命案。”近日的一个早晨,李某走进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家事法庭,对庭长卫峰说。

4年前,宁陵县法院家事法庭成立不久,一名年轻女性前来要求与丈夫李某离婚。她流着泪对卫峰说:“我们经人介绍,认识不到两个月就结婚了。婚后,他脾气暴躁,说动手就动手。我实在受不了,我们结婚不到1年,还没有孩子,我想早点离婚。”

此后,李某来到法院,怒冲冲地对卫峰说:“她不跟我过,我还不跟她过呢。她要是不退回5万块钱彩礼钱,我非弄死她一家人不可。”

卫峰意识到,彩礼钱是双方产生纠纷的一个焦点。“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夫妻一场,还是要相互体谅。”经卫峰多次调解,女方退回部分彩礼钱,双方调解离婚。

卫峰给李某发离婚调解书时说:“你要学会克制、原谅、宽容、感恩……你年轻,有才气,挣钱的机会多着呢,一定会遇到好女孩。但你这种性格如果不改,到社会上会遇到大麻烦的。遇事不能冲动啊。”

自宁陵县法院家事法庭自2014年3月17日成立以来,共审理各类家事案件2200余件,调撤率75%以上,服判息诉率95%以上,使因家事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基本实现可防可控。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关系是家庭的核心。家和万事兴,家固天下稳。”宁陵县法院院长王宏伟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该院在推进家事审判制度改革中,深入研究婚姻家庭纠纷案件自身的规律,探索家事审判专业化,注重案结事了,探索建立审前财产申报制度、诉前心理测试程序、庭审前的亲情课堂教育和心理疏导、“会客式”庭审模式、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离婚诉讼冷静月制度、人身安全保护令等机制。

“专业案件应由专业人员、专业法庭办理。”王宏伟介绍说,2014年之前,宁陵县法院家事纠纷案件不断增多,每年受理的民事案件中,涉及离婚、赡养、抚养等家事纠纷案件占35%左右。2014年3月,该院成立河南省首个家事法庭,由4名审判经验丰富、性格温和、责任心强、善于做调解工作的女法官组成家事审判庭,专门审理离婚、“三养”(赡养、抚养、扶养)、继承、家庭析产、收养关系、亲子关系、家暴遗弃、干涉婚姻自由、侵犯未成年人教育成长权利、家庭成员之间债务等10余类因家庭矛盾纠纷引发的案件,将家事案件从普通民事案件中分离出来,着力打造“家庭式”审判庭。

与之前的家事审判相比,宁陵县法院探索创新的“家庭式”审判实现“七变”:

审判台之变:审判庭采取“圆桌式”“会客式”场景布置,代替传统的审判台,法官走下审判台,与诉讼参与人围坐一周;

环境之变:装饰一新的会客式审判庭,沙发、茶几、盆栽、摇篮等设施井井有条。审判庭四壁,悬挂着“家和万事兴”匾额及法官亲手制作并签名的千纸鹤、风铃,绘制了“幸福一家人”壁画等,“和”的理念就通过这个“会客厅”式的家事审判庭传递开来;

原被告称谓之变:审判台上,原来冷冰冰的原被告桌签,变成了“丈夫”“妻子”“儿子”“父亲”“母亲”等亲切的称谓,小细节营造了温馨的亲情氛围,让当事人感觉“到法庭像到家”;

配套设施之变:设立反家暴临时庇护所、儿童观察室、心理咨询室、社会介入工作室、家事调解室、亲情文化课堂等场所,通过有效物理隔离,稳控矛盾双方的对立情绪,处处展现着亲和温馨的家庭氛围;

审判方式之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灵活运用“五步亲情弥合法”“拉家常式”调解法及“法官+”社会介入工作室等审判方式,通过设置离婚诉讼冷静期以及家事调解前置,建立夫妻感情测试机制,提高“分道扬镳”的门槛;

审判文化之变:借力优秀传统文化,打造孝、礼、让、德亲情文化长廊,唤醒当事人内心深处的真善美,打造一个法官和蔼、法庭温馨、审判平和的专业化家事审判“宁陵模式”,举案齐眉、家和万事兴、二十四孝等众多警句和故事,通过亲情文化图片、书籍、影视短片等形式向当事人展现;

调解方式之变:家事审判法官开展“拉家常”式调解,整合民间、行政等力量,与县妇联、县司法局联合设立诉调对接工作室,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调解经”。

据了解,宁陵县法院家事审判的“七变”探索创新,带动全院整体工作的蓬勃开展,人民满意度逐年提升。2014年,在全省政法机关群众满意度调查中,宁陵县法院位居全省基层法院第一名;2015年、2016年,在全省法院绩效考核中,该院均位列全省前十名;2017年,该院荣获“全国优秀法院”称号。(记者 赵红旗 通讯员 杨委峰)

相关新闻

要闻推荐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