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率先全国对各区县进行营商环境评价排名,河南开封聘请国际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开封市营商环境进行评估,这种用数据把脉为政府改善营商环境找“痛点”的做法,本质上反映了政府治理理念开始向用户导向转变,是一种“用户思维”。可以说,自黑龙江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雪地陈情”后,营商环境渐成舆论热点,庙堂之高至江湖之远,李克强总理强调的“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迅速成为社会共识。

以往,政府治理绩效如何,GDP说了算,这是自上而下的评价方式。营商环境指数来自市场和公众,来自政府之外,自下而上,能直接反映政府治理效果,应该成为评价官员业绩的重要补充。

营商环境是个综合体系,包含支配商业活动所需的一揽子政策、法律、制度和规则。目前全球公信力最强的世界银行衡量各国营商环境的指标体系包含11套指标,包括“开办企业、获得电力供应、注册财产、获得信贷、投资者保护、缴纳税款、跨境贸易、合同执行和办理破产”,这些指标恰恰涉及政府职能的方方面面,政府治理好,营商环境自然好,政府治理差,营商环境必然差。

营商环境折射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定位。营商环境指数偏低的地区无不是官本位思想严重,政府对企业干预过多,手伸太长的地方。毛振华事件调查结果表明,某些地方官员法治意识仍然淡薄,将滥用职权视为理所应当。各地政府只有从思想上厘清“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这一前提,营商环境建设才能找对初心。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政治生态”,营造好的营商环境更需要良好的政治生态。从整肃工作作风入手,杜绝吃拿卡要、杜绝懒政庸政怠政,建立一支敢为发展担当、敢对历史负责的公务员队伍,政治生态才能风清气正,营商环境必然清清爽爽。

怎么改善营商环境?有的提“店小二式”服务,有的提“管家式”服务,更有人提出“妈妈式”服务,无论哪种管理和服务方式,最终应归结为简洁、高效、规范、法制的管控和治理方式,力求监管到位不越位,补台不拆台。

商业发达,则人民群众生活水平高,幸福感获得感强,商业欠发达,则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低,幸福指数低。如果各方执政者把营商环境的提升和改善当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民生问题来看待,那么营商环境就找到了根植人民的不竭动力。

相关新闻

要闻推荐

专题报道